鹿玖

晚上走回寝室
xiaoxiao突然问我:你喜欢我吗?
我:喜欢你呀
miaomiao:也问我一个呀!
xiaoxiao:那好吧,你喜欢我吗?
miaomiao:我也喜欢的呀!
今天真的很开心,跟爸爸妈妈打了电话,买了喜欢的衣服。
那段对话想想都觉得好好,miaomiao讲话声音小小的,特别软特别萌,唉真的是一个小可爱呀,说完后xiaoxiao拍了我们的头,感叹:哎呀都好乖呀,怎么那么可爱呀!
被夸的!!更开心了!!嘻嘻,晚安好梦

看到的一句很好看的话
直到她死去,我还难以概括知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。
后来忽然我想,原来知秋如酒。
没有看过这部小说,看评论就觉得难过,不敢看
就是这个形容太喜欢,如酒的女子,长得就应该是醇香迷人,干净的清酒秀丽清口,酿制的米酒厚重浓郁,白酒辣的呛人,红酒曼妙柔和。
如酒的女子,一叶知秋
写的不好,下次继续努力

        你想过冬吗?
        一个穿着驼色牛角大衣的小姑娘,穿着浅灰色的百褶裙,黑色的裤腿旁有粉色蝴蝶结,踩着一双小短靴,脖子上是一块灰色的能埋住半张脸的大围巾,头上带一个长着毛绒小球的灰色毛线帽,踩在厚厚的积雪里伸出双手软软地朝你说:“姐姐,要抱!”
        可爱死了啊!

打开门,看到姑娘委屈地扁了嘴。
巴巴地望着自己。
“饿……”
“吃饭。”
“不会做……”
“进来。”
上一秒还泪意朦胧下一秒咧嘴笑了起来。
利索脱鞋,跑到桌边坐下。
“拖鞋穿好。”一双鞋丢到脚旁。
洗完手,两人对坐着吃饭,一双筷子到姑娘碗里。
“虾,懒得吐壳就咽下去吧。”
嚼吧嚼吧,好像补钙。
“菱,早上买的,挺嫩。”
软软的甜甜的,不喜欢的葱也被挑走了。
“四季豆。”
梅干菜太香,干煸四季豆脆脆甜甜。

昨天做了个梦
飘雪的冬天
一个穿斗篷戴红帽子围红围巾的长得小小的女孩子
对面大概五米左右有一个个子很高的男孩子,穿着大棉衣,不瘦,有点点肉,就这样两只手插在口袋里张开怀抱
小女孩愣了两秒,背景是灯光灿烂的街道,人来人往,
然后突然就笑了,像是一颗石子突然被投进平静无波的池塘里,泛起阵阵涟漪。冲进了那个敞开的怀抱里,圈着有点肉的腰,悄咪咪掐一把,头靠在男孩子的胸口,贴在舒服的羊毛衫上,笑得像个太阳。
那个男孩?用大衣裹着那个女孩,下巴贴了贴头顶,然后亲了一下。
早上笑醒了,真甜,少女甜